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超维术士 > 第1716节 挫败感
    卡佛莲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和之前完全不一样。

    这一次,卡佛莲不仅仅将隐藏在铠甲之中的圆盾,护在了身前,她的身周还逐渐出现了一层金色的光罩,这是卡佛莲激活血脉之后,产生的独有防御之术。

    防御术、盾牌、铠甲,三位合一的时候,可以说,大概是当前时代,巅峰学徒的防御顶端了。如果卡佛莲当时没有遇到阿撒兹背后的恶魔,单纯靠这套防御之法,估计都能挺进决赛。

    “来吧。”卡佛莲的声音带着坚定,虽然看不到面盔下的眼睛,但眸光必然是凌厉无比的。

    希留这时也郑重的点点头,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长鞭。

    当鞭影挥舞的时候,在场众人,大概永远也忘记不了这一幕。

    淡蓝色的光晕映照天空,一条冰龙昂起了它恐怖的头颅,仰天长啸。冰霜带着气浪,从芳龄馆直直蔓延到了数百米之外。

    这一刻,几乎木原酒吧,以及在这附近的人,全都感受到了一种从内心深处升起的惊悸!

    无数的人将目光投向芳龄馆,执法队与魔能眼也带着“哔哔”声,顺着冰风飞到了附近。

    不过,此时在场上正中央的两位,却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周遭,她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希留使劲的掏空魔源,试图将寒冰之鞭的能量达到最高,当她感觉精神力模型都开始摇晃,终于停止了注入,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卡佛莲。

    与此同时,高昂着头颅的冰龙,也将不带任何情感的冷漠眼眸,投注到卡佛莲身上。

    “小心了。”希留提醒了一句后,冰龙就像是越界之光,裹挟着无尽的冰风,冲向了卡佛莲!

    卡佛莲感受着那恐怖的气息,面盔下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种攻击,哪怕还没接触,都能感觉到近乎无坚不摧的强大!卡佛莲不得不再次催动魔源,加固了防御术,可就算如此,卡佛莲依旧有种感觉,或许防御术也抵御不了这次的攻击。

    为了以防万一,盔甲下的卡佛莲,皮肤上慢慢长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鳞片,直接激活了血脉,以半兽形态来迎接这恐怖的冰龙!

    轰——

    碰撞之下,巨大的声音,响彻了小半个城区。

    淡蓝色的冰光与纯粹耀眼的金光交错,美的如梦如幻,可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一次的碰撞,有多么的恐怖。

    一道道能量互斥的气浪,不停的往外辐射,所有人不得不避开了能量的波及范围。

    声音随着能量,持续了整整半分钟。

    “好恐怖的攻击!”“什么情况,现在怎么样了?”“卡佛莲有事吗?”众人的声音纷纷响起,并且看向之前卡佛莲的所在地。

    不过,此时什么都看不到。没有鞭影,也没有卡佛莲,只有浓浓的水雾弥漫,遮掩了众人的视线。

    水雾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一阵风给吹散。

    当雾散之后,也露出了高空中悬停着的卡佛莲。

    丝妮崔泽看到卡佛莲那挺拔的身影时,稍微松了一口气,比起之前卡佛莲直接被揍进土里,现在她的情况显然好得多。

    不过,卡佛莲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丝妮崔泽带着疑惑,踏着花瓣雨,慢慢的飞到高空。

    当她来到卡佛莲身边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卡佛莲的情况。

    卡佛莲如她所想,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她的铠甲也是完整的,唯一受创的……是她的盾。

    那个被她挡在身前的手持圆盾,正中间出现了一个坑洞,从坑洞处往外延伸出数条裂纹。大量斑驳的金属碎片,从裂纹处剥离脱落,就像是一道道金色的流光,从高空坠下。

    卡佛莲此时就怔楞的看着手上的圆盾,久久不语。

    “你没事吧?”丝妮崔泽走上前,问道。

    希留也关注着卡佛莲,她也担心刚才全力施为,会对卡佛莲造成伤害。

    卡佛莲沉默很久后,才开口道:“我没事,只不过……盾碎了。”

    “盾碎了就碎了,反正是牧神外衣所化,不是可以自我修复吗?”丝妮崔泽道。

    卡佛莲摇摇头,重要的不是盾碎了,而是希留的一挥鞭,不仅直接破坏了她的血脉防御术,还将牧神外衣的盾牌都给打碎。

    要知道,这是卡佛莲做足了准备去应对这一击,都被打破了最外围的两层防御。平日里,她不可能随时随地保持这种最强防御姿态,哪怕是在战斗中,她也不可能放弃所有的攻击,来成全自己的最强防御。

    也就是说,除非特殊情况,卡佛莲遇到希留的寒冰之鞭,将很难正面应对。

    一种从心底生出来的挫败感,让卡佛莲感觉苦涩万分。

    这就是那位大人炼制出来的武器……

    卡佛莲自己也拥有一次炼金定制,是由阿希莉埃综合学院的炼金术士所炼制,虽然还没有炼制完成,但她中途也去看过炼制进度,所以很清楚那件非常适合自己的定制武器的威力有多大。

    原本她看到那件武器时,已经非常满意了。可现在与希留的寒冰之鞭对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就算那位阿希莉埃的炼金术士超水平发挥,也远远不及寒冰之鞭。

    “这就是差距吗?”果然,研发院的成员和普通炼金术士的差距,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卡佛莲低声哀叹,如果当初她没有遇到阿撒兹,没有使用时空女巫服,或许,她也能获得研发院成员的定制吧……

    在卡佛莲感慨的时候,周遭的魔能眼也在响个不停。先前的能量攻击若是在外释放出来,完全不下于捷波和琦莉在馥郁广场造的事,所以魔能眼和执法队都纷至沓来。不过因为攻击全都被卡佛莲给承受了,并没有波及出芳龄馆外,所以执法队也只是在外围戒备。

    在这嘈杂的警告声中,一个穿着儒雅的中年男子,从木原酒吧一隅飞到高空中,此人正是木原酒吧的主人——木原巫师。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一片狼藉的芳龄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将芳龄馆租给几个女巫住,会安宁许多,没想到我还是错了……不过,究其原因,还是你搞出来的。”

    他看似在和人对话,可他的身边并没有任何人,只有一个长着透明翅膀的小圆球正漂浮在侧。

    空气沉默了一会儿,小圆球内传出了一道沉稳的男声:“我只是将,给希留的定制武器交给了无限战塔,谁知道她会直接试验呢。”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