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气运之沫
    马赛克人身负猎族的命运,久居于此,对“大暗黑天”的了解远远要比林涛他们多得多。
    “你了解这个东西?”林涛期待着能从他这里得到一点答案,整个世界都显得扑朔迷离,怪事一件接着一件,令人目不暇接。
    “大暗黑天”是如何来的?
    苍龙祖先把他们指引来这里,又和“大暗黑天”有什么联系?
    还有,苍龙祖先和马赛克人之间有什么联系没有?
    林涛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把整件事情捋顺清楚。
    “这片黑暗,”马赛克人说着,意味深长的回看一眼,“我原来就奇怪,鬼族为何突然出现。现在看来,他们也是在躲避这黑暗。”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鬼族的行动,”马赛克人顿了顿,继续说道:“果然没有错,他们就是在躲避这片黑暗,鬼族比我们更敏锐,比我们更早的意识到了黑暗的到来。”
    “这黑暗,”林涛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知道是什么来头吗?”
    “不知道,”马赛克人负手而立,摇了摇头,本来就不清晰的面容变得更加模糊了。
    林涛约略的犹豫下,从怀中摸出“神州极数”,把小陶罐小心翼翼的交到马赛克人手里,“那你认得这个东西吗?”
    马赛克人来自远古的猎族,如果这“神州极数”真是古代之物,他必然听说过,甚至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马赛克人接过小陶罐,仔细端详半晌,摇了摇头道:“从未见过。”
    难以掩饰的,林涛眼里略过一丝失望,说来难怪,这“神州极数”是他费尽千辛万苦所得,到头来终于凑齐了,却不知是作何用的,如何不让人心里翻绞?
    马赛克人把陶罐递了回去,林涛伸手去接,“砰”的一声闷响,陶罐突然碎了一地。
    林涛愣了一愣,呆呆的看着马赛克人,又发愣的看着一地的神州极数“碎片”,真的变成碎片了。
    碎的只剩下一堆渣渣了。
    不会是假的吧?
    这东西好歹是传说中的神器,这么轻松就交代了?
    就算你也碎,也不用这么彻底吧,这就是神仙恐怕都恢复不了了。
    可是……
    就在碎片变成渣渣的那一个瞬间,林涛身体和精神都发生了强烈的变化。
    首先,是心脏疯狂的悸动,几乎要脱落了一般,有那么一刹那,林涛以为自己即将要死了。
    其次,他的精神识海变成一片空白,白茫茫的一片,和另外一个林涛和他的见面地点一样,白的没有任何瑕疵。
    这是什么念头?
    是“神州极数”——那个小陶罐子造成的影响吗?
    但是他什么都没做啊!那一个小陶罐子,就算是破碎了,如何能够影响到他的心脏和精神?
    这说出去也太玄了吧?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玄,因为他实在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了,总不能说他突然犯了心脏病吧?
    而且,林涛有一种感觉,他不是在拼接最后一块碎片时,感觉到了一片黑暗吗?
    牧长风他们还说,他像中了邪似的,说着什么大暗黑天之类的鬼话。
    他有点怀疑,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被这个陶罐子施加某种“诅咒”了。
    这诅咒的内容又是什么?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些林涛实在想不明白了。
    他目光转向马赛克人,看见后者正一脸惊愕,当然他脸上是看不清表情的,这些表情都来自于林涛的猜测。
    “其实碎了就碎了……”他刚想安慰对方两句,嘴巴就突然张的大大的,看到马赛克人身体里穿出一把剑来。
    马赛克人一脸震惊,低头看看胸口的剑尖,寻常的兵器无法伤到猎族,这把剑却不同。
    他挣扎了一下,想去碰那剑,剑尖却猛的翻转,令他的表情痛苦起来。
    两秒后,马赛克人无力的倒了下去,身后露出了白衣仙人和鬼王的脸。
    刚刚刺穿马赛克人的,正是鬼王的剑,万物之间相生相克,猎族能猎杀鬼族,鬼族也反杀猎族。
    随着马赛克人的倒下,这场千万年的恩怨,至此也就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白衣仙人和鬼王的目光双双落在林涛身上,令林涛顿时窒息,喘不上气来。
    好恐怖的压力!
    没有多给林涛一秒的惊讶时间,白衣仙人和鬼王并肩向林涛移步走来,每一步,都似踩在林涛的心头之上。
    砰砰!砰砰!
    林涛屏住呼吸,几乎听到自己的心跳,还有两秒!还有两秒他就要没命!一切就都结束了!
    他想动!可是脚底生根了一般,麻木了,不听使唤了,一动也不能动!
    还有一秒!
    他看见鬼王和白衣仙人齐齐的抬起了手。
    “唰!”
    白色世界,这是林涛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千钧一发之际,他再次被另外一个林涛召唤到了这里。
    “你的琼命之石呢?”另外一个林涛突然自背后出现,语气严肃的道,全无平日的淡然态度。
    林涛从他的表情读出,事态已经很紧急了。
    当下不敢大意,摸出琼命之石,奇怪的是他明知道这里是幻境,可琼命之石的触感还是那么真实,甚至……比真实世界还要真实。
    “这才是琼命之石的本体。”另外一个看了一眼后道:“吞了他。”
    “本体……”林涛忍住想提问题的冲动,也忍住想吞下琼命之石的冲动,“真的要吞,在这幻境里?”
    “吞了后我再告诉你原因。”另外一个林涛拧着眉头说道。
    这幻境之中,时间流逝虽然停止了,但林涛一直没有忽略,幻境之外的现实世界里,有两把冷冰冰的剑和两个强大的对手,马上就要取了他的小命。
    也就是说,只要他一脱离开这幻境,等待他的就是一个字,死。
    没有再犹豫,林涛闭起眼睛,一口把琼命之石闷了。
    再次睁开眼睛向另外一个林涛看去,脸上突然就是一变,心里咯噔一声,被对方的突变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林涛顿了顿,转换语气,“怎么回事?”
    另外一个林涛一身戎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下百处,已经奄奄一息。原本黑发也白了近一半,形貌枯槁,给人感觉老了十岁……甚至二十岁。
    “你吞下这琼命之石后,”另外一个林涛用解释的口吻道:“对我,造成了某些变化,对未来也造成了改变。”
    另外一个林涛轻描淡写,这就算是解释过了,立即问出另外一个问题:“快告诉我,你有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之处?”
    “好像没什么感觉。”林涛如实说道。
    另外一个林涛身形一阵晃动,站都站不稳,向下跌坐下去,“我时间不多了。”
    林涛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没有打断他,让他接着说下去。
    “我的时间不多了,”另外一个林涛继续说道,“你用心一点,去探查你的识海。”
    林涛重新闭上眼睛,首先看到了一片黑暗,渐渐的穿越了黑暗的隧道,看到一点点的光。
    “我看到了一点光。”林涛紧闭着双眼道,双眉紧紧的簇拥一起。
    “什么样的光。”另外一个林涛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像泡沫一样。”林涛继续观察那些泡沫似的光体,和某种显生宇宙的模型极为类似,令人产生一种在宇宙之外观察宇宙的错觉。
    有那么一瞬间,林涛甚至忘记了身体的存在,感觉他就是造物之主。
    “这泡沫,”另外一个林涛的声音将他的思维拉回了现实,“还剩多少?”
    “奇怪的问题。”林涛心里嘀咕了一句,不过看了看发光的泡沫,开口道:“还剩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另外一个林涛的声音急促起来,自林涛见过这人以来,从来没见过他有这种情绪。
    林涛也不由重视起来,“一点点,就是……七八个吧?”
    “完了,”另外一个林涛的话,让林涛心里往下一沉,前者还在喃喃着道:“完了。”
    “什么完了?还有,这泡沫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能把话说的明白一点吗?”林涛一直以来都处于被动地位,听对方的语气几近于绝望,干脆一股脑的将问题大声抛了出来。
    “你吞了琼命之石看到的那些泡沫,”对方无力的叹了口气,“琼命之石蕴含着探知天地气运的能力,你吞了琼命之石,也就拥有这种能力。”
    不等他往下说,林涛立即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看到的那些泡沫,就是天地气运?”
    另外一个林涛无声的点了点头:“这气运越是稀少,就代表处境越危险,当气运完全消失的会后,就是我们所有人,包括整个世界的末日。所有气运消失,大暗黑天将重新吞噬整个世界。”
    “而且,一个世道若想维持下去,气运总数最起码在万数以上……你刚才说气运只剩下那么点,恐怕是无力回天了。”
    林涛恍然想起他在现实看到的缓缓接近的大暗黑天,不由得心中一惊,脑海再次浮现那个没有太阳、鬼哭哀嚎的地狱般的世界。
    这真的是他们的未来么?
    林涛不甘心,紧紧的攥住拳头,问另外一个林涛道:“这气运泡沫,只能减少不能增多吗?”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