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 > 1200、罕见神剑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样子,这是去干什么了?”
        李牧看到小九和地球流氓虎从外面贼眉鼠眼地回来,望之不似干了好事的样子,开口喝问。
        地球流氓虎莫名的心虚,看向小九。
        “我们两个小可爱,还能干什么?”小九理直气壮地道:“不过是找了个地方,挖了点肥沃的土壤而已,栽种我的牵牛花。”
        李牧看到,这两货的身上,果然是沾着泥渍,走几步便在地面上留下泥脚印,一阵无语。
        最终也没有多问什么。
        挖点儿土而已,不算是什么坏事。
        最主要的是,李牧也隐约知道,小九怀中那盆牵牛花的来历,也挺同情小花妖灵儿,难得小九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会对一个人这么好,也算是一段缘分吧。
        又是几天时间过去。
        这一日入夜,铸剑阁后山剑炉方向,突然有道道神光,冲天而起,印红了夜空,宛如极昼一样,更有一道数千米之巨的凤凰虚影,冲天而起,将整个后山都快要遮蔽了。
        阵阵凤鸣之声,响彻寰宇。
        又有凌厉的剑气,掩映在凤凰虚影之中,刺破天穹。
        异象频频。
        各方都被惊动。
        “这是……神剑出世了。”
        “凤鸣神剑。”
        “如此异象,超乎想象啊,铸剑阁这一次,铸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宝物啊,怕是三品以上的仙器神剑啊。”
        “三品,看这异象,只怕最少也是四品以上了。”
        “了不得了不得啊。”
        “怪不得连皇极崖的八皇子,都前来参加赏剑大会,这剑非同凡响啊。”
        “如此神剑,若是能够归我所有,嘿嘿。”
        “省省吧,既然八皇子来了,你敢于他争剑?”
        “呵呵,试试又不是不可以,万一我与神剑有缘呢。”
        行馆区,驿站区,以及花语城的其他地方,被惊动的各方势力的使者,以及诸多强大散修仙人们,看到这样的异象,的确是被狠狠地震动了一把。
        铸剑阁这些年,铸造各种剑器,做出名的,乃是一把一品上阶的仙剑,名曰【龙鳞】,被高价售出,如今落在了玄感宗一位真传弟子手中。
        这已经足够让铸剑阁露脸。
        这一次,哪怕是铸剑阁再三宣扬,凤鸣神剑的品秩,绝对在龙鳞剑之上,但很多人还是不太相信。
        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一下子,很多的心,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一柄最低三品以上的仙剑啊,这可是至宝啊。
        起码在整个飘香平原,绝对是足以令各方势力都疯狂的东西。
        瞬间就可以预见,这一次的赏剑大会,不会像是之前表现的那样平稳了,绝对会生出一些波澜。
        面对这种宝物,哪怕对手是皇极崖的八皇子,有些人,还是想要试图放手一搏的。
        贵宾行馆。
        李牧也被神剑出世的气息所惊动。
        “此剑竟是如此不凡?”
        这让他很意外。
        铸剑阁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势力而已,战力和生存能力,只怕是连问道宗都略有不如,竟然可以铸造出这种级别的仙器?
        威力似乎并不比暗金冥刀低啊。
        李牧站在阁楼窗前,看着后山方向的频频异象,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
        这种仙器,威力不俗。
        尤其是,它乃是一柄剑。
        而自己如今扮演木牧,修炼的是沧海派的剑术,暗金冥刀暂时不适合太暴露,所以正好缺少一柄趁手的仙剑。
        这凤鸣神剑,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看来这个赏剑大会,倒是要好好参加一下了,如果机缘合适,将此剑争到手中,也不枉来了一趟铸剑阁,只是这样一来,与铸剑阁之间的因果,却是再也撇不开了,怕是得答应这可卿长老的职位了。”
        李牧心中琢磨了起来。
        ……
        ……
        万仙盟历34567年。
        六月初八。
        宜开业,动土,忌嫁娶。
        风和日丽。
        铸剑阁的赏剑大会,在赏剑广场上,正式开启。
        只有得到了铸剑阁邀请的大小势力的首领,各方天才,以及一些成名已久,实力强悍的散修高人,才有资格踏上广场,参与赏剑。
        说是赏剑,倒不如说是‘争剑’。
        铸剑阁早就有言在先,此次赏剑大会,要选出一位德才兼备,天赋卓越,实力足够的人选,成为【凤鸣神剑】的主人,而且不止局限于铸剑阁内部,任何满足这些条件的人,都可以参加,只要脱颖而出,便可以成为神剑的主人。
        李牧来到赏剑广场上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
        之前还未曾察觉,花语城中,有如此之多的人。
        除了铸剑阁的护卫、真传弟子等核心层人士之外,还有其他大约两百多人,是其他外部的各大势力和散仙,在等待赏剑大会开始。
        “不知道这赏剑大会,该如何赏剑呢?”
        “就是啊,怎么样才能脱颖而出,得到认可?”
        “既然是争剑,总得有个规矩吧,难不成是大家登上擂台打一架,谁的实力最强,神剑就归谁?要是这样,还赏什么剑啊,直接把凤鸣神剑,送给名头最响的那个人,就行了。”
        “是啊,不能只看战力吧?”
        “要证明此人与神剑有缘才是。”
        各种议论之声,在广场上不绝于耳。
        李牧听了几句,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些人还真的是有意思。
        太天真。
        话里话外,总想着天上掉馅饼。
        争剑争剑,不用实力说话,还能用什么?
        实力不够,就算是运气好偶然得到神剑,最终也只会成为其他眼热之人猎杀夺宝的对象,反而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何况,铸剑阁有心以凤鸣神剑作为投名状,来为自己寻找一个靠山,实力不够的人,凭什么当铸剑阁的靠山?
        用脚趾头想一想,这么多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龙套陪衬而已,却偏偏还一点儿身为陪衬的觉悟都没有,异想天开,真是愚蠢啊。
        李牧面带冷笑。
        周围也没有人敢过来和李牧打招呼。
        这些日子,李牧表现的太高冷,没有结交什么朋友。
        另外问道宗覆灭之事,也已经传开,各种传言都有,将李牧形容的心狠手辣,嗜杀成狂,宛如杀神一般,凶威凛凛,一般人根本不敢接近这样的魔头。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咦,木公子竟是已经来了,刚才可是在笑,这些庸人心存侥幸,话语中的自欺欺人吗?”
        皇极崖八皇子笑吟吟地出现在身后。
        李牧回头,拱手行礼,道:“殿下也来了。”
        八皇子微微一笑,道:“我也是为了这凤鸣神剑而来,昨夜见到后山异象,此剑超乎想象,应该是仙剑中罕见的上品仙器,木公子乃是剑修,是否也动了心。”
        李牧道:“正要一观神剑之妙,若是有缘,自然就要却之不恭了。”
        八皇子道:“哈哈,神剑有能者居之,但愿木公子心想事成。”
        李牧笑而不语。
        片刻之后,大会开始。
        没有什么太过于繁琐的仪式。
        铸剑阁掌门人铁无异,以及二阁主铁无情,三阁主铁无心几人,都出现在了广场东边的石台上。
        四名铸剑阁的剑师,抬着一尊造型质朴的水晶剑椁,缓缓而来,将其放在了石台最中央。
        这剑椁之中,想必便是凤鸣神剑了。
        “诸位,非常感谢诸位能够赏脸,来参加我铸剑阁的赏剑大会,铁某长话短说,想必诸位昨夜已经看到,神剑出世,异象频频,经过我们的品鉴评级,此次铸就的凤鸣神剑,品秩极高,远超三品仙器的阶位,这是令我铸剑阁上下,都无比震惊的结果。”
        铁无异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这话一出来,整个赏剑广场上,顿时一片难以遏制的沸腾之声。
        远超三品?
        也就是说,不只是四品,很有可能是五品,乃至于六品?
        天啊。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如果说仙器分品中的三品,是一个分水岭的话,那过了这个分水岭,没往上一个品级,都意味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只是用‘威力倍增’可以形容了。
        如果是六品仙器,便是连镇妖阁、东煌神朝和玄感宗这样的月川府大宗,也都会眼热,加入争夺吧。
        “今次赏剑大会,与往年不同。”
        “我铸剑阁,会半下三道试题,作为三重考验,来遴选神剑之主。”
        “第一,乃是阵法之试,可以补全铸剑阁布置的残缺阵法者,通过。”
        “第二,乃是丹药考核,也是一张残药方,以待补全。”
        “第三,乃是剑缘之试,手握凤鸣神剑,若是可以得到其承认,或者是可以操控神剑,爆发剑威者,通过。”
        铁无异一口气,将整个赏剑大会的考核方式,全部都讲出来,说的清清楚楚。
        李牧听完,忍不住笑了。
        残缺的阵图。
        残缺的丹方。
        这种做法,有点儿像是地球上一些小公司,无法攻克技术难题,于是开离谱高价来吸引人才的注意,等到面试时,便将这技术难题,当做是考题颁布,一旦有人解决了难题,便立刻中止招聘,无一录用。
        做法很无耻,但效果却极好。
        真正可以决定神剑归属的,应该是第三项剑缘考试。
        前两项,更像是铸剑阁自己遇到的‘技术难题’,以赏剑大会的名义,想要借他人之手,免费帮助自己解决。
        这他妈的是互联网思维啊。
        而且,便是所谓的第三项‘剑缘’考核,相信也掌握在铸剑阁的手中吧,他们炼出来的剑,如何操控,如何掌握,早就尽在掌握,想要谁都剑缘,谁便可以有剑缘。
        赤裸裸的暗箱操作黑幕气息啊。
        看来这次所谓的赏剑大会,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啊。
        这就很有意思了啊。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