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房产大玩家在线阅读 - 849.布局和破局!

849.布局和破局!

        849.布局和破局!

        梅仕忠对梅玉莲、梅广连从小的培养,一开始就是朝着仕途方向去的。

        所以尽管天赋并不算出众,梅玉莲也依然能够成为东海市钱袋子的管理者,而梅广连更是凭借父亲闯出的那条路,成为了东海市的大管家。

        要说他们这姐弟二人不懂得这条路上的规则?

        梅仕忠第一个不答应。

        但偏偏老了老了,女儿却犯了最大的忌讳!

        那就是——置身事内了!

        以他们的身份来说,无论对于哪个方面的哪种事情,可以暗中协调,也可以明面上喝止,却唯独不能亲自出面插手。

        因为那就意味着……你站边了,你有目的了,也就有了弱点了,于是更有了把柄。

        这些一旦出现,在这条路上也就走不远了。

        所以梅仕忠说这是孽缘,因为他很明白,一切都是因为梅玉莲对韩开弘的执念!

        看见父亲如此恼火,梅玉莲心中也有了一丝歉意……

        她深深的知道,父亲为了他们姐弟俩,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多少。身为梅家人,有些东西,却是注定要背负的。

        所以她换了个温和的口气道:“爸,你放心,我有分寸的。陈晋绝不可能知道是我……”

        “幼稚!”梅仕忠依然严肃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哎~”他叹了口气:“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你真的要对付陈晋,可以制衡,可以旁敲侧击,为什么自己出面了呢?”

        “就因为你知道他老婆怀孕了?”

        梅玉莲闻言,倔强的点点头:“是!我恨!凭什么他还可以做外公,我就只能当活寡妇?凭什么?”

        梅仕忠一愣,没想到女儿心中的执念竟然深到了这种地步?

        他一直还以为,经过当年事情爆发的那场大闹之后,女儿就算没有完全释怀,至少也能够理智的看待这件事情了。

        甚至站在他的角度上来看,梅玉莲已经是个很成熟的政客了,应该明白原则和底线……

        可现在看来,梅玉莲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愿意明白!

        “是我这些年对你们关心的太少了……”梅仕忠惆怅道。

        他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八旬老人了,不是不肯安享晚年,实在是这一对子女,他放心不下呀!

        现在可如何是好?

        梅仕忠想了想,开口问道:“你具体是怎么做的?”

        “我就是告诉了薛国祥,陈晋是个好色的男人。”梅玉莲道:“剩下的事情,我就没管了。只不过刚刚收到薛国祥的消息……陈晋,似乎没上当。”

        梅仕忠这时也顾不上女儿的不是了,追问道:“是那个女人不够档次?”

        “应该不是。人是杨靖芳找的,据说,要不是为了对付陈晋,连薛放都有想法了。”梅玉莲摇头:“我闹不懂的地方就在这……那个女人肯定足够漂亮,陈晋为什么就没上呢?”

        “那次他来这的时候……”

        “玉莲,你好糊涂啊!”梅仕忠叹道:“没错,我是说过陈晋这人如果好色的话,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而且他也确实是那样去表现自己的,到哪都带着女人。”

        “可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呀。你就不动脑子想想,如果这是他刻意表现出来的呢?就是为了混肴视听呢?”

        “韩开弘是什么人?他能允许自己女儿嫁给一个花心的男人吗?陈晋的事情能瞒得过韩开弘?”

        “你糊涂啊!”

        梅仕忠忍不住又叹了一句,心里却再清晰不过了。

        既然女儿还有对韩开弘的执念,那么脑子就不可能会理智清醒。

        平常一眼就能看穿的伎俩,便也是一叶障目了。

        念及此,梅仕忠更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儿子是这样,女儿也是这样。

        想当年自己是何其的谨小慎微,步步为营?又是如何的目光如炬,慧眼识人?

        他们是真的一点精髓都没有学到呀!

        梅仕忠皱眉道:“好了玉莲,有些事情强求不来的。你现在……只要别让陈晋查出来背后是你就行了,既然他没上当,就说明好色确实只是他演出来的表象而已。”

        “我知道了,爸。”梅玉莲应声,却依旧默默坐着发呆。

        梅仕忠拿女儿也没有办法。

        在他看来,所谓“都是我的孩子,我对你们的爱是一样的”这种鸡汤完全就是屁话。

        至少对于梅玉莲这个大女儿,从她呱呱坠地起,他就无微不至的投入了自己所有的爱……

        相比之下,他对于梅广连倒没那么上心了。毕竟他是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感,就会有偏袒……

        所以尽管梅玉莲的做法似乎还算比较隐秘,他也相信薛国祥不敢拿梅家人开涮,但还是下楼拿起了电话,给儿子打了过去。

        …………

        “爸,这算什么事啊?”听完父亲说的话,梅广连禁不住有些恼火起来:“玉莲过分了吧?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尽扯我的后腿?”

        梅仕忠拿出父亲的威严来,严厉道:“你自己的亲姐姐,那么多废话干嘛?最近你多注意一点陈晋的动向,如果他有什么动作,要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对于父亲的叮嘱,梅广连是从来都不敢忤逆的。

        尽管他很想,可事实就是,父亲虽然退休了,可话语权仍在,他的羽翼也完全不够丰满,就连焦启寿……也都是跟父亲联系的。

        “这操蛋的人生呐~”梅广连有些感慨,心中苦笑,脚底下也就不自觉的用力,把那辆老款奥迪A6开得飞快!

        恰在这时,手机却又响了……

        是一个他完全想不到的人……

        陈晋!

        …………

        …………

        这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梅广连接到陈晋的电话之后,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答应下来赴约。

        于是在晋涵集团东海分公司,梅广连见到了陈晋。

        只不过这一次,陈晋展现出来的一些东西,让他有些心惊胆战……

        刚一出电梯,梅广连就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十个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分成两排,站在门口,等他进了门,又是十个同样装扮的壮汉守在办公室门口。

        见他来了,这些人倒是做了“请”的手势,却有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梅广连皱着眉头进了陈晋的办公室,却见陈晋正笑眯眯的坐着,抬眼望着自己,表情玩味……

        “陈总。”他忍不住开口道:“就没有必要故弄玄虚了吧?找这么帮群演来?有意思么?”

        陈晋耸耸肩:“我这不是怕你恼羞成怒,把我像当初前几天的祝吉一样,不明不白的就弄死了嘛。”

        “毕竟,我说过了……你姐姐如果再惹到我头上来,我可是会还手的。”

        “你什么意思?”梅广连凝重道,同时大脑里也开始飞速旋转起来了。

        这件事,连他都才是刚知道,怎么陈晋……?

        难道说,梅家的宅子里有陈晋的钉子?怎么可能?

        那些人都是跟了梅仕忠半辈子的老人了!

        陈晋见他一头雾水的模样,笑道:“梅伯伯,行了,别想那么多。这个时间还把你请来,简单来说,就是通知你一声,我要报复梅玉莲了。”

        “希望你不要插手!”

        冷冰冰的“报复”二字,被陈晋用这样轻松的口吻说出来,是在让梅广连有些不适应。

        他恼道:“你是在开玩笑吧?梅玉莲可是我亲姐姐。再说了,你想报复就报复?你把我们梅家人当成什么了?”

        “当成什么?”陈晋忽然就把笑容收了起来,板着脸道:“那请问梅伯伯,你自己觉得,在东海,你们梅家人算什么呢?”

        “看门狗?还是跟屁虫?”

        “我就问你一句话,现在……你,就算加上你爸,敢碰我么?”

        梅广连傻住了!

        他没料到,一向温文尔雅、礼貌有加的陈晋,突然翻脸,说话竟然会如此嚣张?

        然而最可悲的是,他还没法回答。

        因为答案……很残酷!

        …………

        见梅广连不语,陈晋接着哼笑一声道:“梅伯伯,这就对了。说实在的,我在东海市也承蒙你诸多照顾,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希望我们两个人会站到对立面上。”

        “可是你姐姐,就有点过分了。一而再的挑衅我,我也就懒得等到她再而三了……”

        “所以……你自己可要做好选择呐!”

        “要是坐得住,你还是你,要是坐不住,你们梅家,也就可以从东海市除名了!”

        看着陈晋忽然又咧嘴一笑,梅广连有些惊疑不定。

        他想破大天都不可能想到,陈晋敢当着他的面说这种话。

        可是……他的心告诉他,自己真的不敢碰陈晋!

        并不是说梅家之于东海市,之于焦启寿就不重要了。梅家的存在是必要的。只不过相比之下,现在似乎是陈晋的价值更大一些。

        毕竟陈晋的背后还有韩开弘,还有势头一时无两的晋涵集团,更重要的是,陈晋本人的能力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梅广连不得不承认,自己怂了!

        因为梅家是随时可以被取代的,而陈晋却是不可以被取代的。就如此简单而已。

        一切都只是形势罢了……

        …………

        “你准备怎么办?”他下意识的问出了这句话。

        陈晋笑了:“梅伯伯考虑清楚了?”

        “我都是为了梅家。”梅广连认真道:“我不能看着梅家因为一个女人的疯狂执念就走向灭亡。”

        “我爸糊涂了,我可不糊涂。”

        他说完,深深看了陈晋一眼,转身离开了。

        陈晋等他走了以后,脸上狡黠的笑容才忍不住露出来……

        他来到东海市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在这段时间里,陈晋看似一心铺在公司的业务上,但实际上,他在做的始终就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把原本铁板一块的东海市,抠出一道裂缝!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东海市作为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其城市地位和城市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尽管有很多人都想把手伸进来,但是在一些默契和斡旋之下,焦启寿始终都是最终的代理人之一。

        而梅家在东海市的意义,就是协调方方面面的人和事情,保证东海市的稳定繁荣,不要出现搞风搞雨的人破坏和谐。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就算是时志成这样天字头几号的三代,也只能暗喽喽的伸手捞点钱罢了,其他方面也是不方便插手的。

        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陈晋出现了。

        几乎可以这么说,从一开始来到东海市,陈晋实际上就是在刀尖上跳舞的。

        盘根错节的势力,虎视眈眈的外来企业,藏在阴影中的本地巨头……

        所有的这一切,最后的症结,都要归到梅家身上。

        于是,陈晋开始了布局和破局……

        从第一天去梅家之前,他就知道,最后破局的关键,肯定要落在梅玉莲和梅广连这姐弟俩的身上。

        那天带上孔阙,他是故意的。

        在活点雷达的帮助下,他早就把梅玉莲的为人给研究透彻了。所以要给梅玉莲留下一个自己好色的印象……

        哪怕他并不知道这个印象会在什么时候起作用。

        他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天坤地产和中圆地产开打,终于等来了梅玉莲的手段!

        陈晋非常聪明的,把自己跟梅玉莲之间的矛盾,一个电话就转嫁到了梅广连和梅玉莲之间。

        这一次,也是同样的!

        梅广连是一个刚过50岁,正处于人生事业爆发式上升期的男人。更何况还有父亲的榜样,他的内心,对更进一步可是有着无比执念的。

        在这种执念之下,他不可能允许梅玉莲乱来。

        要知道,梅家的职责,就是保证没有人故意搞风搞雨。可如果这个人变成了梅家内部的人……

        事情可就很有趣了!

        而一旦梅家倾塌,短时间内,东海市绝对会陷入混乱。

        在混乱中取胜,却一向都是陈晋的拿手好戏!

        …………

        “梅家,杨靖芳、李港盛、薛家父子,田旺公司……”

        “还有滨海集团,中圆地产集团……”

        “顺带着最难搞的时志成……”

        等到东海市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就是陈晋真正崛起的时候了!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