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篮球,人生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聚友第一次减员
    系统播报音在冯筝脑海里响起:“篮球界最残忍标签‘第四节玻璃腿’终于应验,按照标签技能描述,此球员在比赛最后八分钟的受伤几率激增,遭遇毁灭运动生涯重伤的几率为50%。”

    任家恶劣垫脚,曹飞重伤!

    邹孝莘疯了般要打凶手,哪知任家却把脖子伸长竟想用脸接对方的拳头。

    冯筝第一时间上前阻拦,声音有些慌乱:“邹队,队长,您千万别激动,这拳下去咱们就完了!”

    是啊,伤了曹飞,邹孝莘假如打人必会被罚出场,继而还会停赛,首发五虎缺了俩,别说下场了,这场比赛估计也会被黄金之城翻盘。

    “海浪,帮忙!”冯筝拦不住邹孝莘,赶紧求援。

    鲍倚醉从曹飞受伤的消沉情绪中猛醒,忙拦腰将邹孝莘抱住。

    结果邹孝莘是动了真火,亲眼目睹最好朋友受伤瞬间,脚踝扭曲角度超过90度,感觉很可能就断了,因此他铁了心要跟任家拼命,震怒下爆发出来的力量居然强到拖着鲍倚醉往前挪,连鲍倚醉都拦不住他了……

    紧要关头,郭无忧跑来挡在邹孝莘身前,明显小郭的眼中带着悲伤和恐惧的情绪,

    悲伤是因为曹飞重伤,恐惧则是害怕眼前人斗殴被罚下,他双手抓住邹孝莘的肩膀,几乎要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不要啊哥——!我求你了哥……不要啊——!”

    渐渐的,邹孝莘眼中恢复一丝明智,悲吼一声反身扑倒在曹飞身边。

    捂着脚踝,曹飞目光呆滞的反复念叨“完了……我完了……”

    这是他人生里打的最好的一场比赛,却因被人暗算得到了如此的结果。

    不久,曲沉香风尘仆仆赶来,略一检查脸色大变,凭她的经验恐怕没几个星期修养曹飞连路都走不了,需要赶紧拍片确认伤势再制定接下来的治疗计划。

    “不!我还能打!”曹飞推开众人试图站起,可右脚刚一沾地便失去了所有力气,腿一软复又狼狈跌倒。

    聚友众人围拢一圈,搀扶的搀扶,劝解的劝解。

    曹飞只眼巴巴望着邹孝莘嘟囔:“我想帮你把这球赢下来……”

    曲沉香:“需要马上去医院。”

    一直处于发蒙状态的曹飞突然发狂似的拼命挣扎,这位老实巴交的汉子竟似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般撒泼耍赖:“我不要去医院,我要亲眼看我们赢!”

    众人心里又气又疼,纷纷好言继续劝慰。

    “都别说了!”邹孝莘大吼。

    众人皆闭嘴。

    邹孝莘柔声安慰曹飞:“咱哪儿也不去,咱到座位上把这场比赛看完好不好?”

    曹飞抹了把眼泪,很乖的点了点头。

    鲍倚醉和郭无忧连忙上前帮忙,想把曹飞弄去替补席。

    “不用你们!”邹孝莘又吼。

    最后,曹飞是被邹孝莘和朱葛亮架出的场地,坐在场边替补席座位上,他高大的身影蜷缩成一团,显得那样可怜。

    任家立即被赵不宣换下场,教练荀觅叹了口气,聚友那个前途光明的中锋就那么被自己的队员给废了,虽然裁判只是判了个普通出界聚友发球,然而这并不是他这个教练想要的结果。

    还是拍了下任家的后背表示安慰,明天恐怕面前这大个子会被网上铺天盖地的批评征讨声淹没,舆论如刀,伤人的劣迹必会成为一个永恒的黑点被反复开会,或许任家的前途也比曹飞好不到哪里去吧。

    任家却缓缓坐下,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悔意反而带着股坚毅。

    “我为这支球队付出了一切,我问心无愧。”这就是他的想法,其实很可怕。

    比赛继续。

    向天闯顶替曹飞出场,前面洛秋夜打的时间太久超过16分钟,因为半场神标签,等他登场将是比赛最后3分钟的事了。

    失去曹飞,聚友劣势顿时显现出来,对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包夹冯筝,而冯筝再也找不到一个像曹飞那么稳定的终结点,得分成了老大难。

    反观黄金之城,在翟南雨的鼓励下,王炸终于在正面命中3分,命中他本场比赛的第一个进球。此球在战术上讲至关重要,聚友再不敢随便放他任由其投空位三分。

    于是,翟南雨的春天来了,包夹压力骤减,连进两记三分,单场命中12记三分,追平H省赛会单场三分进球记录。

    邹孝莘则疯魔般不断朝对方内线发起冲锋,第一次被杜临海封盖,第二次被王炸影响,第三次终于搏到杜临海犯规,走上罚球线。

    一罚命中。

    96:92,聚友领先优势仅剩4分。

    二罚出手,偏出。

    由于双方正牌中锋全不在场,两边不约而同派出“五小阵容”,鲍倚醉和王炸两名身高1.9出头的“袖珍型”内线彼此抢占篮板球争夺位置。

    王炸虽然力大,却远不如鲍倚醉强壮,眼见快被挤出球的落点,不禁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竟趁着鲍倚醉伸手抢球的当口,飞起一脚……

    正中鲍倚醉脆弱的裆部!

    鲍倚醉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夹着腿“噗通”倒地。

    外号“追梦”的王炸摇身一变成了“追蛋”,这招式简直阴损至极偏偏裁判又没看到,

    反吹了鲍倚醉一个犯规!

    其实不怪裁判,连冯筝等队友也没看清这个隐蔽的脏动作。

    “怎么了海浪?”冯筝问。

    “他踢我蛋蛋……”鲍倚醉的嘴嘟成了一个小圈圈,差点喷出火来。

    “闭嘴!别血口喷人!”王炸此人素质极高,竟还好意思血口喷人。

    结果惹恼了旁边的向天闯,“呵呵,你们队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垫脚的垫脚,追蛋的追蛋。”

    王炸:“你什么身份敢跟我这么说话?”

    向天闯:“我是你爸爸杜临海异父异母的孪生兄弟呀!”

    杜临海: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

    王炸:“滚!我爸爸是你爷爷!”

    俩人如泼皮般骂街,冯筝脑海里却响起了栾星舞的系统提示音:

    “宿主,向天闯发动个人专属技‘怼讲机’,目标锁定王炸。但王炸本身拥有个人专属技‘垃圾狗’,免除一切垃圾话特技效果,因此‘怼讲机’没有能降低王炸任何属性。

    不过向天闯技能发动时连带提及了杜临海的名字,技能发生变异攻击,杜临海被迫承担了双方垃圾话的后果。”

    “降低了杜临海什么属性?”冯筝问。

    “我说了是变异攻击,所以没有降低任何五维所属的篮球属性,”栾星舞回答,“但是杜临海……”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