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神,来了 > 第四十六章 全他喵的看这一发了
    张明远怎么培训宋金鑫宁琅就没太关注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自打进医院回到单位上班后,单位同事对他的态度瞬间好了不少,虽然不至于每个人都凑上前来嘘寒问暖,但也再没人因为他资历浅就把事情抛过来让他做了。

    谁也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瘆人的场面,更怕万一让宁琅做事做出问题,摊自己头上,再弄不好成了植物人,岂不是一辈子就赔进去了?

    宁琅对周围人的变化倒是有所感觉,尤其是眼神上,变得多了几分隐隐约约的敬畏。

    不过这货倒没有往医院那方面想,反而是颇为自得的以为同事们都知道了上级想要发展他进入组织的事情,于是准备提前抱住他这颗未来之星的大腿。

    优秀的人嘛,总是善于从比较优秀的角度切入去想的……

    不知不觉,一天天就这样过了。

    眼看着书的字数距离上架标准越来越近。

    奇迹一直都没有发生,宁琅的确一路裸·奔了过来。

    裸奔期很难受,比起在推荐位上时,少了很多刺激感和期待感。

    每天都过得很磨人。

    刚开始还特煎熬,到后面便逐渐麻木了……

    这几天的章节内容似乎出了点儿问题,骂他的读者很多,收藏也在不停的掉,虽然比起五万这个基数,掉得不算多。

    不过宁琅还是总结了下,多半是因为自己行文叙事过于自嗨了。

    还是火候把控上欠缺了些啊。

    只可惜游戏系统的内容评价功能只针对开头一万字有效,后面的内容无法跟踪,局限性很大,节奏文风完全得自己掌握。

    也不知道等级高一点儿功能会不会有所增强。

    现在想太多也没用,还不如多花点心思思考思考怎么办把缺陷改进过来。

    终于到了上架前一周,宁琅找到责编申请上架。

    三宝大大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因为五万多收藏而有所改变,收到上架申请时只是回了一个字,“好。”

    便没了动静。

    哦,还复制粘贴了一篇上架需知过来……

    宁琅没在意,既兴奋又紧张。

    兴奋是因为这么久的耕耘,终于要看到回报了。

    紧张是因为怕扑街,加上这几章的读者反馈不是很好,章节说活跃性也降低了。

    整个人的心都悬吊吊的。

    仗着有十多万字存稿,这货惰性大发,上架前一天一个字没写,跑到网络作协群里开始发牢骚。

    “大神们,好怕扑街怎么办?”

    “不怕,切了,两个月后又是一条好汉。”

    很快就有一个熟悉的面孔跳了出来。

    这个作者的名字叫“卧室一只小乌龟”,也不知道是他卧室里面养了只小乌龟,还是他本人就是一只乌龟。

    反正这群里奇人异士很多,有人是妖怪也说不定。

    不过也就是想想,怎么可能有妖怪?

    这都已经建国几十年了,绝对不可能成精。

    “小乌龟,这就是你的常规操作吗?”

    “那必须,不过本扑街做得更绝,三个月切了十本书,只要上了试水推成绩不好就切,后面嫌效率低,同时开两本书,同时上试水,成绩不好同时切。”

    小乌龟随后的一句话让宁琅惊得说不出话,缓了半天才问道:“然……然后呢,现在切出名堂了吗?”

    期间,有N多作者冒出头来排队发“小乌龟威武。”

    宁琅无耻的破坏了他们整齐的队形。

    小乌龟回应说,“哎,其实这样不好,我都切成习惯了,总觉得下一本会更好,所以上一本书上架之后1000首订,没写几天就没劲,又切了……”

    “我去。”

    宁琅竖起大拇指,“你不应该叫小乌龟,你应该叫大太监。”

    “呜呜,我也很无奈啊。”小乌龟发来一个哭脸。

    退出群聊,突然看到二十四桥明月的私聊框浮到了最顶端。

    点进去只有一句短短的话,“你要上架了?”

    “是啊,明月大大。”

    “哪本书?”

    “大工匠。”

    “上架之后有没有爆更计划?”

    “有,原本准备爆更一百章,不过现在只有80多章存稿,没有能力爆发这么多。”

    “别那么实诚。”二十四桥明月说道:“你有那么多存稿很好,现在还有八个小时正式上架,你写上架感言了吗?”

    宁琅认真回答,“还没,不知道咋写,他们教我卖惨,可是我想想,我除了穷了一点,真没多惨。”

    “卖惨没有必要,你可以提前放出消息,说上架保底5更,然后如果首订有1000就多爆发多少更,有2000又多爆发多少更,有3000,50更封顶吧。”

    “这样能刺激读者订阅,同时留点存稿,上架之后节奏更加重要,后面千万别写崩了,有几十章存稿也是给自己一个犯错调整的空间。”

    “妙啊。”

    宁琅看到那个阶梯激励法顿时眼睛一亮,“大神不愧是大神,我马上就去写,谢谢明月巨。”

    “不谢,我在看你的书,成绩还行,祝你上架顺利,晚点儿我给你个章推。”

    二十四桥明月的态度令宁琅的心里升起无限感激。

    他立即回了一个磕头谢谢老板的表情包。

    “好了,不打扰你了,你写感言去吧,我也码字了。”

    结束和二十四桥明月的对话,宁琅立马用手机打开作家助手开始写感言。

    根据老司机的授意,他再添油加醋的润色了一番,说什么要是有5000首,就狂爆50更的基础上直播穿女装。

    当然,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5000首机会极为渺茫,所以多半没有机会穿女装。

    但要真有5000首,穿穿女装又何妨?又不是没穿过……

    晚上回到家。

    饭桌上,梅秀珍和宁凌启呆愣愣地看着同样呆愣愣的宁琅。

    后者犹如机器人一样,双目无神地把筷子伸进碗里,一粒米一粒米地往嘴里送,眼睛里面写着四个字——“我有心事”。

    “儿子,是不是在单位碰上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

    梅秀珍关切询问。

    宁琅其实并没有走神,只是紧张到不行。

    听到这话猛地睁开失神的双眼,连忙摇头,“没有啊。”

    “那你怎么失魂落魄的,赶紧吃饭啊,都凉了。”

    “哦,好。”

    宁琅连连点头。

    能不紧张吗?

    上架成绩好,月入过万。

    成绩不好,下地搬砖。

    两个月的努力,全他喵的看这一发了。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