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穿呀!主神 > 第99章 狠王虐妃21
    既然他不问,那么自己问!

    希宁试探着:“将军会让我们走吗?”

    田毅嘴角微勾,目如繁星:“你说呢?”

    当然不会!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的上好人质,怎么可能说放就放了。没把你们五花大绑,关进笼子里,四周重兵把守已经很客气了。

    剧情发生变化就难办,田毅过二天肯定会让慕容寞殇中套,慕容寞殇逃到萧洛熙这里,但很有可能田毅亲自来搜,将慕容寞殇给抓了。

    见到慕容寞殇被抓,甚至挂了,萧洛熙还不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无论是一起做掉,还是作为战利品运回安国,萧洛熙都不会幸福,这下任务就完不成了!

    此路不通,只有另辟蹊径。

    希宁想了想后,打算兵出险招,否则的话,指不定先绑起来,严刑逼供。现在人在他们手上,还能跑了吗?

    看看旁边放着的小刀,也太明显了,她可不是萧洛熙那个傻子,会拿起刀反抗。面前可是武艺高强的将军,而她现在连普通女人都未必打得过。

    好吧,她是弱鸡,承认了,怎么滴?

    希宁帮田毅穿好衣服后,往外看了看。田丰正在门口看着,帐内无其他人,于是轻声说:“安王已对将军有嫌隙,此次将军无论输赢,回去后都恐遭不测。希望将军已想好后路!”

    还是考虑怎么样保命吧,等回去一杯毒酒,让你彻底腰不酸、背不疼、腿不再抽筋了。

    田毅一愣,过了会儿,嘴角微露讥讽:“投奔燕王吗?”

    希宁摇了摇头:“不行!”

    这下田毅又是一愣,脸上嘲讽消失,过了许久悠悠问:“目前群雄割据,你觉得哪里是好去处?”

    五十多个诸侯国,实力大小不一,之间关系相互牵扯制约,能看清局势,找一个可以安全容身的地方不容易。

    希宁如实回答:“我知不道,身为女子,难问政事,如果将军能给个建议,小女感激不尽。”

    意思很明显,老娘也想逃,逃得越远越好。

    田毅想了想:“滕国在邾国边上。属于南方,据说那里民风淳朴,远离战乱。滕国和邾国世代联姻,邾国又和楚国关系甚好,楚国为大国,能阻挡北方诸国入侵。”

    希宁立即叩首:“谢将军。”

    田毅好似试探地问:“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去?”

    能一起去吗?能一起那太好了,路上有个照应,有这个大将军当保镖,不怕路上碰到什么土匪强盗的。

    希宁立即点头:“我愿随行!”

    只是随口点了点,半真半假,没想到真的愿意去。这下田毅反而愣住了,心忍不住微起涟漪。

    但表面依旧平静如常:“你先下去吧。”

    “是!”希宁站了起来,拿起出诊箱离开了。

    “希宁!”站在门口当守卫的田丰笑嘻嘻地喊她。

    “没空!”她背着出诊箱头也不回地走。

    田丰转而苦笑着:“只想要点龟苓膏吃,怎么那么大的脾气?”

    回到了帐篷,萧洛熙拉着她问东问西,心中忐忑不安着。

    希宁索性了解清楚:“刚才将军到底看到你了没有?”

    萧洛熙的脸一下红了!

    阿西吧,都是妃子了,还动不动脸红。真不知道是脸皮还薄,还是慕容寞殇虐得不到位。都已经虐3P抖M了,应该很到位了呀,怎么还如同未出阁的少女,比她还害羞。

    “说呀,到底是看到你身体还是没有?”扭扭捏捏的,希宁耐心都快磨光了。

    萧洛熙低着头,手绞着衣服:“嗯,嗯,我躲在帘布后面,他没进来就走了。”

    就是没看到!那为什么还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又是踢翻了水盆,又是扯衣服遮体时翻了桌椅的。

    对了,衣服还没洗呢。

    “我去洗衣服!”希宁气呼呼地去拿木盆,一撩门帘走出去。没走几步,就被带着兵的田丰给拦住了。

    “将军有令,你和萧洛不能出帐,就在里面吧。”

    跟在田丰身后的兵,一共十个,将不算大的帐篷,隔一段距离站一个,围了个圈。

    那架势就跟囚禁差不多,希宁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田丰板着脸传达到命令后,又挂起了笑:“可能马上要开战了,大夫也就你们两个,所以要保护好,别又死了。”

    上回死的大夫,是被吓着了噎死的好不,跟打仗没关系。

    希宁翻了翻眼:“不会再去找二个?”

    “找过了!”田丰很是无奈,双手一摊:“全都跑光了,就算是大夫,也不会承认。”

    继续翻眼,也就萧洛熙这个蠢猪让人知道她们是大夫。

    “你现在回去吧,不准出帐了。”田丰高高大大的身板拦在了前面。

    希宁也只有转身:“那打点水给我,我把衣服洗了。”

    “不就是洗衣服嘛!”田丰一把抢过木盆:“我叫人洗了,你赶紧进去吧。”

    “不用,我洗!”希宁担心田丰的狗鼻子又往衣服上凑,去抢木盆。

    “你就放心吧。”田丰抱着木盆一个转身,就让她的手离木盆更远了,并往前大步走去:“你就放心吧,一定洗得很干净。”

    希宁想追,但一个手持长矛的小兵伸出了手臂拦着:“请先生入帐!”

    她也只有转身回到帐篷内。

    田丰抱着木盆走,去找一个合适的小兵洗衣服。这里的大老爷们洗东西,都是大大咧咧,厚布军装随便水里摔几下。也有用洗衣棍敲的,但噼里啪啦乱敲乱打,不要把好好的衣服给弄坏了。

    看着盆里的衣服,他想到了希宁身上那股子好闻的味道。于是一手端着盆,一手拿起衣服来,放到鼻子上闻了闻。

    “奇怪了!”他百思不得其解。

    “奇怪什么?”身边有人问。

    “怎么没有大老爷们的汗臭味?”田丰刚说完就回过神,扭头一看,将军站在旁边,俊脸冷峻、眼如寒星。

    “谁的衣服?”田毅看到田丰手里拿着木盆,里面放着两件大夫穿的青色长袍还有白色贴身衣物。

    “希宁的,我正在找人洗。”田丰如实回答。

    田毅看了看,应该是萧洛熙的,刚才他看到在布帘后面的萧洛熙,惊慌失措地伸手去拿放在案板上的这件衣服,结果拉倒了案板、打翻了水盆。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