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无常有 > 第七百零三章 黑山
    这是一座不算大的古城,方圆约莫百里,瞧着跟俗世里的城池没什么两样。唯一让人觉得有些突兀的地方,就是最北边有着一座蒙着灰雾的高山,高山顶上还生着一棵高大的无叶树。这高山似乎不在此界,且其上拢着的灰气像乌云一般,将它与古城隔离了开来。

    “阿云,怎么样,你有办法进去吗?”阿禄跟进来问。

    “嗯,我有一只千金碗,可以开出虚境门,不破阵就可以进去。”云草说着掏出了迷雾珠放了进去,就见着点点金光飞出,于青色的光幕上开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大门。

    “可真是个好宝贝。”阿葵感叹了一句后,这才拉着阿禄进了古城。

    “阿葵你陪阿禄四处晃晃,小心些,我先到北边去看看。”云草回过头道。

    “放心吧,有我在,阿禄不会有事的。阿禄,我带你去各处看看吧。”阿葵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头道:“对了,阿云,你那有没有多的储物袋?我听说那袋子能装不少东西,给两个我和阿禄怎么样?”

    “倒是有几个不用的,给你们两个也无妨。”云草说完抛了两个普通的储物袋过去。

    “谢谢阿云。”阿禄欣喜的瞧着手上的储物袋道。

    “瞧着有点丑,阿禄,你记得出去后给我绣两朵花上去。”阿葵有些嫌弃的看着手上灰扑扑的小袋子道。

    云草闻言弯了弯嘴角,转身往北边飞去。待到了黑山脚下,这才发现这山瞧着就在眼前,却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低头想了想,这才将飞巫令给掏了出来。

    “哇哇...”乌蒙高兴的伸长了脖子。

    “云焰。”云草摸了摸乌蒙的头,这才在心底唤道。

    “阿云,这丑鸟是哪里来的?我说你最近的审美有些偏啊,我可是听屠龙说了,你还收留了一个浑身漆黑的黑娃娃。”云焰瞅着乌蒙道。

    “哇哇...”乌蒙闻言气的哇哇大叫,灰白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云焰。

    “怎么?嫉妒小爷比你生的俊?告诉你,小爷我在阿云这可是老大,你顶多排个老五就不错了。”云焰很是嚣张的道。

    “哇...”乌蒙也不讨好云草了,翅膀一扇,无边的死气就朝着云焰罩来。

    “死气?你就是那只整日里对着太阳翻白眼的神乌乌蒙?百闻不如一见,可真丑。”云焰哈哈大笑道。

    “哇哇...”乌蒙见云草将死气拂去,气的脑袋垂在她另一边肩膀上装死。

    “云焰,你问问乌蒙,前面这山可是黑山?山上的可是无叶木?”云草安抚的摸了摸乌蒙的头后,这才扭头对云焰道。

    “阿云,我瞧着乌蒙并未认主,怎么会跟着你?飞巫令又怎么会在你手里?”云焰说完又去问乌蒙。“阿云,这家伙说,山的确是黑山,山上的那棵也是无叶木,可是它们并不在此界,而是在虚空缝隙里,我们现在瞧见的只是留影。”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只看的见,神识却感觉不到。对了,飞巫令是我在南蛮海域得的,乌蒙原本就在飞巫令里住着。我寻思着等遇见了姬旋,就将飞巫令还给他。”云草点点头。

    “阿云,乌蒙问你想不想去黑山看看?”乌蒙哇哇叫了两声,云焰忙翻译道。

    “这自是好的,若是能捡到一两根无叶木的木枝就更好了。无叶木是不朽木,用来制剑甚好。”云草忙点头。

    “哇哇...”乌蒙朝天上瞧了一回,忽的扇起翅膀飞了出去,最后停在了南边的虚空中,头朝着这边哇哇大叫。

    “阿云,乌蒙让你将飞巫令抛过去。”云焰忙跟着道。

    云草闻言,这就将飞巫令抛了上去。

    乌蒙先是用爪子接住,这才朝斜上方抛了上去,双翅更是飞快的扑扇着,就见着灰色的死气缓缓托住飞巫令,于空中缓缓的旋转着,渐渐的就合为了一体。紧接着,一根长长的树枝缓缓的从死气中伸出,慢慢的于空中弯成了一个半人宽的圆。灰色的死气跟着凝实在由树枝弯成的圆中,且还慢慢的与从树枝上散发出来的蓬勃生气慢慢的交融,最后变成了一汪清水挂在了树枝间,瞧着就像一面大大的“水镜”。

    “哇哇哇...”乌蒙回头喊了一声后,就一头钻进了“水镜”里。

    “阿云,乌蒙让我们快上去,说是这虚生的山水镜维持不了多久。”云焰催道。

    “嗯。”云草点头的时候,人已经穿过了“山水镜”。

    才进去,云草就见着乌蒙蹲在无叶木顶上,嘴里叼着飞巫令,正瞪着一双小眼深情的凝望着太阳。

    “要不是这家伙只生了两只脚,我都怀疑它就是传说中的三足金乌?”云焰嘀咕道。

    “问问乌蒙不就知道了。”云草瞧着从自己手臂上爬出来的留春道。

    “也是。留春怎么出来呢?莫不是想着吸收此地的死气?说起来,这里的死气可比鬼域里的浓厚的多。难怪飞巫族要离开黑山,即便强大如巫族也经不住这里的死气。我听说,黑山的底下有一口不死井,里面终年往外冒着死气,以至于黑山这块地都快成了绝域。留春既然需要死气修炼,阿云不如你干脆去跳不死井吧?”云焰兴奋的道。

    “你确定我经的住?”云草迟疑的问。

    “阿云,你看看,最初的天火焚身,后来的天雷轰顶,星力灌体,你不都闯过来了吗?只要你护住元神,肉体受的痛都是毛毛雨,一会子就过去了的。”云焰拍着胸脯道。

    “可是此地没有生之气,留春未必维持得住生死二气的平衡,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我。”云草摇了摇头。

    “阿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呢?我跟你说,你跳一回不死井,我保证留春能多生出两枝新枝,连着上次的伤都会好,你说值不值?”云焰越想越觉得划算。

    “等找到不死井再说。现在,我们先上去问问乌蒙去,顺便看看能不能捡到两枝凋落的无叶木枝。”云草点点头。留春多次为自己舍身取义,自己也该为它做些什么。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