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天造化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使诈
当初玄天宗修为只要踏进筑基者,在星河领域中,几乎是十不存一。

聚气修士受波及者更是不计其数。

只有外院因为处于星河之外,才苟存了下来。

这一共近千条人命,这血债累累,怎可用一句话来弥补的了呢!

“你竟然是玄天宗余孽,当初就不该放你跑的!”整个皇城因为李一的到来受到震荡,星罗皇族几乎是倾巢而出,不过只有修为教高者才敢靠近。

“你到底是何人!你不是南域修士吗!”一直在旁观的文秋,听到那星河说李一竟然是玄天宗弟子,心中顿时一惊。

如果李一身为东域修为,反而叛变到南域,这在东域简直是死罪!

李一本来掌控着全局,可是那文秋突然开口,让李一注意到了他。

因为交手只是半个时辰不到,李一乍一眼还没认出那文秋来。

只是感觉这里竟然有元婴后期修士,颇为怪异。

“你又是何人?为何插手我与星罗皇室之间的恩怨?”哪怕是元婴后期修士,李一脸色依旧未变。

文秋没想到李一竟然还不记得自己,不由地冷笑数声,“呵呵,你竟然不认得我了。当初你可是杀了我们东域好多修士啊!”

李一听到文秋这么一说,忽地想起在域战中那逃走的一个元婴后期修士。

文秋此刻言语中有威胁之意,不过李一现在可不怕他。

“呵呵,没有你们,我恐怕还没有这么早回来复仇!”李一也是回以冷笑,并不惧怕这文秋。

听到文秋和李一似乎有*味,那本来有些慌神的星罗皇帝,顿时脸上绽放出笑意,“这可是天之国的上人,你还不快快受死!”

不过文秋却白了那星罗皇帝一眼,对着天空中的李一开口道,“没有那凶兽,你如何是我们的对手!还不快将那凶兽放出来!”

李一的蚊兽此刻正在完成上次未完成的蜕变,李一召唤不出。

不过李一真正可是有和这元婴后期修士的文秋扳手腕的资格!

用轻蔑的眼神望向地面上的文秋,“对付你,又何须它物,我一人便足以了!”

“你这黄口小儿!”李一这侮辱性的话无疑是让文秋火冒三丈。

“哼!你不拿出,恐怕你再也没机会了!”文秋冷哼一声,浑身气机外露,保持着一个防守的姿势,却没有任何动作。

他现在也摸不准李一身边有没有那蚊兽,如果李一放出,他便架起遁光便逃跑。

如若李一没有,那便是他一雪前耻的机会!

李一看到那文秋保持的姿势,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

“呵呵,你可以快点些逃,不用顾着面子。”

“你!”文秋被李一说穿心事,顿时涨红着脸,手指着李一,说不出话来。

一个元婴后期修士,面对一个金丹大圆满,竟然想着逃跑,要是被传了出去,这整个东域以后也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这大胆狂徒何须上人出手,吾愿手刃此贼,摘下他的头颅盛酒,献给上人!”那星罗皇帝本来有些忌惮李一,可是李一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惹文秋上人。

这就是李一找死了,而且这星罗皇帝还觉得自己可以借此,和天之国使者联络感情,表忠心。

顿时从自己袖间身上飞出一方非金非玉之物。

一条金色巨龙的虚影缠绕其上,不时地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这是玉玺?

在南域李一根本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此刻星罗皇帝拿出此物,竟有不小的威势。

“我为星罗之皇,授天之运,镇压万民!”那星罗皇帝一手虚拖着玉玺,口中震声道。

那玉玺是星罗国第一重宝,是掌控整个星罗国运之宝。

在那星罗皇帝声音落下时,整个地面突然亮起了一道道光芒,四通八达,瞬间通向远方。

一道极其宽广的阵法在这星罗城中行成。

而这个阵法的中心就是那星罗皇帝手中的玉玺。

李一虽然灵魂不属于这里,可是自己的身体是出生在星罗国中。

在那镇压万民声响起后,一股沉重的压力瞬间压在李一身上。

轰隆!

李一瞬间从空中坠落,将皇城的地板砸出巨大的凹陷坑。

这股压力足以让普通元婴修士无法动弹,元婴中期修士也只能如乌龟般爬动。

只要他出生在星罗国,他就会收到星罗玉玺的压制!

“呵呵,你这贼子还不快在我星罗皇帝面前跪下!”那星罗皇帝见到自己玉玺有了效果,不由地高声叫道。

而且李一星罗国子民身份便坐实了,他就更加不为畏惧了。

李一哪怕是有奇遇,在星罗国长大的,能有什么后台?

“这等程度,恐怕只能给我挠痒痒吧!”可是那巨大坑洞中却传来了李一杀气腾腾的声音。

“什么!你这小子少装蒜了!”那星罗皇帝起先被吓了一跳,可是李一怎么可能会抵消玉玺的压力,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骂道。

嘭嘭嘭……

李一竟然从坑洞里走了出来,每一步落下都发出震耳的轰隆声。

如同一头暴龙一般,在地上踏动。

或者说,李一现在就和一头暴龙没什么差别。

“怎么可能!”那星罗皇帝没想到李一竟然没有被压倒,反而从坑洞中爬出。

“你们上去,将他杀掉!”那星罗皇帝心中有些捉摸不定李一的修为了,甚至心中感觉到了害怕。

指着身边的两名元婴修士,开口道。

星罗国元婴修士一共五名,一名大祭司和星文被李一杀死,现在剩余两人中就有当年屠杀玄天宗的凶手星河!

或者说全名叫罗星河!

当初他执行对玄天宗的灭宗任务。

在那些玄天宗长老的牺牲下,被开启了传送阵。

在传送阵发动的瞬间,他还攻击了传送阵,引起传送阵的波动。

没想到四年后,那群被他看不起的亡命老鼠,现在回来了。

还变的比他更强大!

天空中交叠出现了两道星河,这两道星河是他们两人放出的领域。

在星河领域下,他们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速度都会有巨大提升。

更别说星河领域还有无差别的攻击能力。

这说明,哪怕李一步履维艰,这两星罗皇族元婴修士也全力以待。

足以证明李一现在实力的可怕!

星河领域的星光落在李一身上,李一此刻天雷炼体诀几乎全开,以抵抗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恐怖压力。

此刻两道领域叠加的星光,轰击在李一身上,发出密密麻麻的声响。

让李一本来就已经沉重的脚步,显得更加难以挪动。

“千拂掌!”那另一人试探着攻击,手掌如同幻影般向着李一攻去。

那人的攻击在李一看来全是破绽。

可是下一刻李一却掌掌全中。

因为自己的速度更慢了。

连抬手似乎都极为的艰难,本来浑身是破绽的攻击,李一无法却无法阻挡。

身体被轰飞了出去。

见到一击奏效,那两人本来凝重的神情,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可之前星文的惨死,实在让他们心惊肉跳,哪怕李一被击倒了,他们两个却依旧没有欺身上去和李一贴身强攻,而是继续消耗李一,加重李一身上的伤势。

难道他真的没有带那凶兽来?坐在椅子上,看着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的李一,心中顿时有些狐疑。

李一给他带来的耻辱,是他一生都未经历过的。

如果李一没有那凶兽,他可以瞬间碾死李一。

再等等,再等等!

本欲动的文秋,看到李一似乎并没有被逼入决境,还是决定再等等。

李一当初在战场上的决断,让他记忆太深刻了。

一直被那两人来回蹂躏的李一,并不是没有反抗之力,可是那悬在空中的玉玺对自己的压制力太大。

得想办法将那玉玺弄坏。

而且还得让那文秋不出手阻拦才是。

既然那人如此惧怕我的蚊兽,我假意将蚊兽……

李一看着那文秋依旧一副心悸的模样,估计自己装作放出蚊兽,这文秋估计就要被吓跑。

在李一思考如何打破僵局时,那星河二人又将李一轰飞了出去。

“呵呵,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你们的实力。”李一这次被轰飞的位置很巧妙,离那星罗皇帝和文秋更近一些。

李一从坑中爬出,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

难道!那文秋看到李一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心中一惊。

“看来还是要让我的小伙伴出来了。”李一从自己身上拿出一个灵兽袋,撕开其中的一口。

李一的蚊兽正在里面结茧。

“你真……真的带着!”文秋感觉自己喉咙都干了,活像见了鬼一般。

虽然李一的蚊兽出不来,可是依旧可以发出恐怖的气息来。

那股气息文秋再熟悉不过。

“出来吧!”李一作势彻底打开灵兽袋,里面一股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气息瞬间逸散出来。

“悲天剑!”

李一口中下半句却是悲天剑!

那悲天剑忽地分散开来,直接向那空中的玉玺割去。

这星罗玉玺的材质似乎也极其之硬,李一的悲天剑也无法一剑将它破坏。

可是李一此刻百剑一轮攻击,将那玉玺变成了一堆玉沫。

本来围绕整个皇城的阵法也瞬间消失不见。

压在李一身上的压力自然也没有了。

“小子!你竟然敢诓我!”

远处传来文秋的气急败坏声!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