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生意人
    “四神?”

    天闲又瞄了几眼四座神像,它们分列祭坛四个方向,怒面圆目,犹如要将入场的人类活活吞掉。

    一股压抑的肃杀在祭坛中飘荡。

    “是的,天原的掌控者,星空的主宰!财富、名望、权利、力量的实际拥有者!”

    天闲挪回目光,望了望沐浴在神像庄严光辉下的瑞吉尔,在回头看看跟自己而来的各国使者。

    这些怂货刚刚说的比唱的还高三个调子,现在却都缩在那里,畏惧的望着瑞吉尔,见天闲看过来,赶紧挺起胸膛,好像根本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天闲知道自己不能指望他们,别说他们没有什么力量,仅仅是各国使者,就算是人类大陆上的顶尖强者,面对瑞吉尔的时候,能不畏惧的跪拜下去就已经算得上难得了。

    “财富……名望?”天闲小声嘀咕,声音小到正好祭坛的每个人都听得见,“听起来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神。”

    瑞吉尔正一脸庄严的说着,听了这话顿时面色一黑,好像被什么东西噎住,尽管没有什么表情流露,但声音还是无法掩饰的停顿了一下,她那绝美的眼眸流露出丝丝森寒,“人类,注意你的言辞。”

    “你不也是人类?”天闲不客气的回敬。

    “我是神灵的化身,天原的使者!”瑞吉尔粉面生煞,这让她破格的美艳更加勾魂摄魄,只不过在场的人大多低下头去擦冷汗,只有天闲一个还瞄着她扫来扫去的看。

    天闲耸耸肩,避开了瑞吉尔锋利的眼神,用恰到好处的声音嘀咕:“还不依旧是人类!”

    怒色明显的浮现在瑞吉尔的脸上,天闲从前就没对这位力量凌驾于人类极限之上,要顶礼膜拜的“神灵”恭敬过,而且从前也就算了,毕竟没有别人知道,没人的时候瑞吉尔也懒得扮神仙,随性自在才是她的性子,但现在整个人类大陆的各国使臣都在,如此明目张胆的不敬,不由瑞吉尔脸皮发紧,怒火中烧!

    这个该死的小子!我要扒了你的皮!把你塞进空间裂隙去和虚空生物做伴!

    瑞吉尔心中诅咒着,怒喝道:“陆地人!你要付出代价,为你对神灵的不敬!”

    举起手中的宝珠,瑞吉尔仰天吟唱,顿时,古朴神秘的咒文声海浪一样在祭坛中激荡而起,四座神像如有生命,回应这咒文发出悠长的怒吼声。

    天闲背后的诸国使者刚才还挺着胸膛,现在顿时吓的缩起脖子,眼看着四座神像怒声连连,双眼开始绽放神光,不少人直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哆嗦着祈祷了起来。

    天闲没有回头去看,心中却已经一声叹息。

    回想起最初自己装神弄鬼,自称神使的日子,一时间心中不是个滋味儿……

    人类啊……何其弱小……

    这瑞吉尔,在天原星域也不过是个稍微厉害些角色,当初凭借混沌空间的高能量等级,自己也能和她拼个半斤八两,就算斗不过,跑也还是很有机会的,现在到了人类大陆,能量等级大跳水,拉低的程度简直可怕,就算后来能量回流提升了一些,那也十分有限。

    无论是谁,到了人类大陆上,到了这块古怪的土地上,都发挥不出原有的力量,除非是那些真正可以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巨神!

    现在的瑞吉尔,和自己旗鼓相当,没了天原四神的加持,或许自己可以抓住她,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原本在天原星域干着和人类毫无二致的勾当,还是比较阴险的那种,现在披着神灵耀眼无比的外衣,就把所有人类吓的屁滚尿流。

    天闲知道,背后已经有人尿裤子了。

    的确,瑞吉尔的神使扮相可比天闲来的可信多了。

    叹息着,感慨着人类的懦弱和微末,天闲把星灵粉末捏在了手里。

    “神的光辉无处不在!暗影无所遁形!神的意志即是正义!邪恶终将受到审判!”瑞吉尔高呼着,四神的光芒在她精美的面庞的闪耀,如绚丽的云霞恣意流淌。

    天闲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单单就容貌身体来看,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我为什么不再帅一点?脸好就可以做神,什么世道……

    瑞吉尔那完美如能摘下星辰的手猛然挥下,一声怒喝,神圣的光芒在指尖炸裂!

    “囚牢!”

    四座神像的双眼神光爆射,八道光芒射在祭坛之上,激光般游走起来,烧的地面火花四溅!

    人类使者们顿时惊叫出声,靠后的人慌乱逃窜,前面挤着的一时走不了,索性全跪下来,以额触地,疯狂的祷告着。

    天闲冷眼望着瑞吉尔。

    这个女人眨眼间就能毁灭一座城市,现在这些噼里啪啦的闪光和怒喝,不过是作秀而已……

    十足的神棍啊……天闲早该知道,在她第一天降临后高唱神使赞歌的时候就该明白。

    瑞吉尔不动声色的流露出一丝笑容,眉头微动,面上神圣的光芒一瞬间散开,递过来一个挑逗的眼神,然后光芒合拢,瞬间恢复了圣洁。

    这个女人……

    天闲明白,这是嘲弄,看那些已经失去理智的使者们,他们都是各国精英,大风大浪里经历了许多,但很显然他们没见识过神灵的威能……

    所以他们也容易被骗……

    想要让人类挺起胸膛?不如我们想想怎么毁灭整个星空吧!瑞吉尔笑的很得意。

    逆心决清晰的感觉到那八道光芒游走的路线,这是一个能量阵的雏形,这八道光芒没什么好怕的,只是单纯的能量,并且在画能量阵而已。

    只不过这能量阵天闲不认识,而且发现自己就站在这个能量阵的正中央。

    微微一笑,天闲不动声色,负手而立,看风景一样的看着瑞吉尔。

    “不跪下吗?”瑞吉尔嘴唇微动,不出声的说这话。

    天闲自然能读懂,然后笑着摇摇头,同样不出声的说:“跪下就看不清你漂亮的样子了。”

    瑞吉尔笑的四野失色,眉梢轻挑,“你打不过我,也没办法让人类相信你,只能被我踩在脚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天闲笑眯眯的说:“那你给我当老婆好了,我可以嘴硬一辈子。”说着天闲撅噘嘴巴,作势亲了两口。

    果然,瑞吉尔顿时恼羞成怒,手中宝珠光芒更盛,那八道“激光”陡然增速,全部向天闲汇集而来。

    一瞬间,天闲的世界犹如静止,能量流动无比细微的变化汇集成信息海洋在天闲脑子里流过。

    那枚戒指?

    天闲的目光集中在瑞吉尔手中的宝珠上,但意识却全在瑞吉尔左手中指那枚不起眼的戒指上。

    准确的说这是一枚指环,圆圆的,没有任何雕刻装饰,光滑无比,就好像一个薄薄的钢圈。

    但在刚刚瑞吉尔真正发怒的瞬间,天闲还是在怒涛般混乱无序的能量乱流中捕捉到了一丝丝奇异的,一直想要的东西。

    类似于……当初那枚簪子中能量波动的东西。

    但这能量波动一闪即逝,还没来得及仔细探究它到底是做什么的。

    电光火石之间的思考,那八道光芒已经汇集到天闲四面八方,一副要把天闲大卸八块的架势。

    回过神,天闲好像一下子记起了还有被大卸八块危险这回事,然后抬起手。

    那只握着星灵粉末的手。

    潇洒的四下挥动,如同赶走烦人的苍蝇。

    手掌所过之处,激光如同钢筋被切断,发出沉闷的断裂声,四神像的双眼齐齐爆出八团火花,烧的神像脸上一片焦黑,光束随之消失无踪。

    一切来的太快,刚刚还火花四溅,隆隆响动,下一刻只有热烟飘飘,一丝动静都没有了……

    诡异的沉默凝固在祭坛中……

    人类使者们还没反应过来,瑞吉尔却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天闲。

    那,那可是神的力量!就这么的……抹掉了?

    天闲顺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悄悄将星灵粉末塞进衣服,然后很是绅士的对瑞吉尔行了一礼,依旧负手而立,看起了风景。

    这个臭女人!果然还是有真货的……差点就挡不住这能量光束了!天闲暗暗侥幸。

    把已经烧黑的手藏在衣袖里,用另一手握住,脸上微笑着,天闲后背已经一层冷汗。

    足足十几秒钟后,才有人困惑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那里好端端的天闲呆了一阵,然后才发现什么都没发生。

    大家都抬起头来,一脸茫然……

    天闲心中这个气啊……刚才好不容易以潇洒的姿态挡掉了瑞法的攻击,这群蠢货居然没看到!

    “看来,你的神灵对我还算宽厚,我就算不敬一点也没什么。”天闲首先开口。

    瑞吉尔的目光在天闲身上转了几圈,最后怀疑的看向天闲背后,她明白在这个陆地上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这里就像一块封禁之地,谁的力量都无法超越绝对的法则。

    所以,利用某些独特的,只有自己具备的条件所创造出的,超越这个极限的力量,就是无敌的!

    刚刚,四神的力量注入神像,那应该就是无人能够匹敌的力量,除非……

    瑞吉尔把荒唐的想法丢出了脑子,因为很显然,天闲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类,根本没有什么神灵会庇护他,而且他也没有任何神力灌注的迹象。

    但,他却的确挡开了本不能抵挡的力量,这个小子身上还有未知的秘密!

    瑞吉尔微微不可见的蹙眉,她开始发觉,眼前这个本以为只要启动四神力量就能搞定的小子不那么简单,现在她开始后悔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多两个帮手的话,现在或许已经成功了。

    该死的小子!

    轻轻哼了一声,瑞吉尔缓缓从半空降落,如圣子降临般的姿态让一种人类看的如痴如醉,天闲则鄙夷的面孔扭曲,这个女人太会卖弄她过人的天赋了。

    微微挑着下巴,瑞吉尔举起手中宝珠,“这是神的领域,凡人们,退下吧!”

    瑞吉尔脚下升起一道朦胧的光壁,粗暴的推向四面八方,人类使者们惊叫之中,如同扫垃圾般被硬生生扫出了祭坛,一时间摔成一团,惨呼连连,他们之中大多数只是普通人类,这一下就够他们在床上躺个把月了。

    看都没看那些人类使者一眼,瑞吉尔把手一挥,祭坛四周升起耀眼的光芒,顿时隔绝了内外的光线和声音。

    空旷的祭坛顿时只剩下天闲和瑞吉尔两人,圣洁的光辉下两人互相望着对方,一言不发。

    “啊——没意思!”

    瑞吉尔首先沉不住气,烦躁的耸耸肩,散去了一身光芒,然后踢掉脚上华丽但笨重的鞋子,把身上挂着的零零碎碎闪闪光光的东西用力摔在地上,然后抱起双臂,皱眉的瞪着天闲,“好玩吗?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天闲不由一笑,“我还以为你要单打独斗,怎么,现在是游说,还是你准备色诱,要是后者的话,说不定你能成功。”

    恼怒的火焰在瑞吉尔心头跳着,对于这个油盐不进,茅房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年轻人,瑞吉尔恨不得把对方剁成千千万万块,可惜……现在她也没办法压制天闲。

    “为什么要和我做对呢?”瑞吉尔懊恼的问,开始来回踱步,焦躁开始风暴一样在她脸上聚集。

    “看看外面那些人类!”瑞吉尔痛恨的望着光幕外,祭坛内可以看清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看看那些虫子一样的东西!你要和他们在一起!嗯?你难道是臭虫吗?”

    “为什么就不能和我站在一面呢?”瑞吉尔眼中涌动着怒火和无法理解,“你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包括你从前那些朋友,那些女人们!我们!你和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我们能掌控一切!一切你懂吗?”

    天闲眨眨眼,然后摇摇头,“呃……我可能不懂,抱歉我不是很聪明。”

    瑞吉尔要被气死过去。

    猛以跺脚!瑞吉尔凭空出现在天闲面前,浑身燃烧着金色的圣焰,五指直插天闲的脑袋。

    天闲随手接住,丝毫不费力。

    “砰!”

    瑞吉尔神圣长袍下雪白的大腿爆发出模糊的闪光,一脚把天闲踹了出去。

    天闲笔直撞在光幕上,身体倒是没动,眉毛都没皱一下。

    瑞吉尔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我们是这个世界的神!我们两个!谁也奈何不了谁,杀不了对方,甚至很难伤到地方!在这个世界的至高点,我们是那样一致!我们应该是一面的!”

    天闲蹭蹭鼻子,“但对我而言,你并非正义的一方!”

    “力量即是正义!我们,即是正义!”瑞吉尔恼火的说。

    “这就是你背后的神灵教导给你的正义?”

    “正义不过是渺小人类为了生存而欺骗脑子的可笑东西而已。”

    天闲点点头,“我的确是人类。”

    “你不是!!”瑞吉尔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你这个可耻的蠢脑袋为什么还在你的脖子上!它是用来吃饭的吗?”

    “还可以戴帽子。”

    瑞吉尔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你不必生气,我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可以化解矛盾。”天闲想到好主意般的笑了。

    瑞吉尔忍着怒火,“什么办法?”

    “不就是我们在同一阵营吗?你给我做老婆,我们……”

    瑞吉尔抬起手,整个祭坛的光芒汇集到她手上,然后如祭坛光幕一样高的粗大光柱把天闲轰出了祭坛,炸到了几十里外的山上……

    瑞吉尔大概明白了,要想实现目的,单单掠夺人类的信仰还不够,必须把天闲直接解决掉!

    几十里外,天闲躺在十几米神的岩壁中,也大概明白了,想要单纯保人类的信仰是不现实的,那些家伙一见到瑞吉尔就神魂颠倒,无论是美色还是神威,瑞吉尔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必须正面把她解决掉才行。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