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魔鬼进化系统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黑衣女
    魔血沼泽深处一座孤岛似的小山下面。

    方雷按照青袖提供的路线找到莫离子弟丢下兵器和令牌的地方,同时也在草地里找到一朵朵的血渍。

    血渍附近都有凌乱的脚印出现,不过都是太古魔蛛留下的,并没有发现人类足迹。

    方圆千里之内只有这一座小山,其他地方都是沼泽与草地,遍地杀机。

    太古魔蛛肯定不可能躲在沼泽里面,那么就只能有一个去处,就是面前的孤岛。

    方雷此行的目的是找人,并不是与太古魔蛛战斗,所以找到这里之后先在周边找了一遍,结果失望而归,依然避不开这座山头。

    十几只裂空蚁已经被方雷神念催动深入山中,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候消息。

    忽然,一只裂空蚁传来求救讯号。

    方雷一惊,连忙循着波动来源向下追去。

    可是才刚刚深入地下不远就啪的一下失去裂空蚁的踪迹,联系断了。

    方雷这下慌了。

    要知道裂空蚁这些年跟着他吞食的仙草灵药数不胜数,甚至一些死在方雷手里的大能的血肉也被当成补药喂食,就像前不久的夜叉王,所以实力之强早就不亚于仙王了。

    裂空蚁失去联系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要么被杀,再就是被困在什么地方无法传出消息。

    方雷判断是后者,毕竟裂空蚁的天赋神通放在那里不会轻易死掉的。

    有了这个先例,方雷连忙传出神念召回其余裂空蚁,一边快速的向下寻去。

    走不多远就进入山中巨大的巷道内,里面缠绕很多的蛛网,不断看到拳头大小样貌凶恶丑陋的蜘蛛爬来爬去,对着方雷吞吐蛛丝。

    太古魔蛛肯定是在这里面了,而且看这巷道的样子应该是在下面。

    刚在巷道中站了没一会儿,立刻就有裂空蚁飞来投到他的身上。

    十几只很快就集齐了,外面就剩下那只出了意外的裂空蚁。

    方雷向下看看,忽然弹出一缕青火照亮巷道的同时也剧烈燃烧起来。

    无数蛛网在火焰灼烧下付之一炬,有蜘蛛衔着蛛丝飞来飞去但最终没有逃过青莲圣火。

    方雷正在寻找,忽然一股波动从下面急剧飞来,竟然是缺失的裂空蚁的信号。

    于是大喝一声:“回来!”

    对着下面凌空抓下。

    大手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向上一抓就给提了上来,然后江上愣在当地。

    是个一身黑衣身材纤细小蛮腰盈盈可握的美人儿,正横在他的手中笑吟吟看他。

    方雷手一松就美人扔下,喝道:“你是什么人,快报上名来?”

    黑衣女半空中站住,妩媚一笑说道:“你到我的家里来还问我是谁,真是不可理喻啊。”

    “你就是太古魔蛛。”

    “正是。”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真正听黑衣女子亲口说出来,这种感觉还是不太一样,至少是颠覆性的。

    方雷呆了一呆,问:“我的小蚁呢?”

    黑衣女伸出左手摊开,里面正有一只裂空蚁,一动不动,瞪着两个绿豆大小的眼睛看向方雷。

    方雷道:“可否还给我?”

    “说个理由。”

    “理由就是我们误会了,打扰了道友的清修。”

    “你是人族?”

    “正是。”

    “人族什么时候出了个像这样境界的修士,真是多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

    方雷不语,听到啰嗦完后才伸手道:“请归还!”

    黑衣女并没有食言,手一翻裂空蚁飞了过来。

    方雷凌空抓住,神识向上一扫确认没有问题这才收回身上,拱手道:“多谢!”

    转身就走。

    “站住!”

    方雷又站住了。

    “道友有何指示?”

    “你就这么走了?”

    “那应该怎么走呢?”

    “你知道我是谁吧。”

    “听说过一些。”

    黑衣女一阵娇笑。

    “那你觉得还能走的了吗?”

    说着一道黑影已经来到方雷近前,伸出纤纤玉手向他抓来。

    方雷没有闪避,只是抬手点出一指。

    一道青光激射而出,正中她的手上。

    黑衣女意外,向后疾退两步站定,抬手看了一眼,怒道:“青莲!”

    方雷微笑不语。

    不过他可不认识这一击就能吓退太古魔蛛,是以心中默念开始准备万仙大阵。

    一缕微不可察的波动掠过,黑衣女自然感应,抬头看了他一眼,疑惑道:“你是老精灵的传人?”

    方雷只是看着她,万仙大阵已经蓄势待发。

    黑衣女忽然咧嘴一笑,道:“那太好了,我正想找他呢。你既然是他的弟子,那就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掉了。给我留下吧!”

    声音未落,人却凭空不见了。

    方雷凝神不动,万仙大阵的紫光开始从身上涌现,迅速把他罩在里面。

    周国变得很安静,黑衣女好像消失了一样感受不到一点儿动静。

    可越是这样,方雷就变得愈加凝重起来。

    一个人如果修炼到不被他所发现,危险程度可想而知得有多大。

    忽然身后有风惊起,方雷迅速转身对着空处就是一掌。

    紫光如练,迅速扫过身前空间,结果什么也没出现

    一个退,一个进,攻守易位,方雷的一掌就取得了先机。

    黑汉伏岳虽然在收势的半途强行挥出一拳,但还是被方雷给压在下面,双腿一屈,扑通跪在坚硬的甲板上。

    “你服不服?”方雷喝道。

    “如果在外面,你这虫子一样的人类又能奈我何。”伏岳两只眼睛快要冒火,有种憋屈的感觉。

    如果不是伏菱临时一喝,恐怕形势就会逆转,倒在下面的应该是方雷,而不是他了。

    但是那样,整个龙洞也将变临一次大变故。所有人将不得不拼尽全力逃生出去。

    方雷嘿嘿冷笑,元力运转,就想要再给他加些力量,如果就此震伤那是最好了。

    “方道友,你赢了,请收手吧。”伏菱不是傻瓜,一眼看出方雷的意图,连忙出声喝止。

    方雷哼了一声,右掌一顿,人向后疾退,站到郝连莎等人身前。

    “大哥,你就这么放过他了。这人太可恶了,见到我们二话不说就让人围攻我们。要不是仗着他们人多,我们也未必会失手。”金荧恢复了一些元力,忍不住大叫道。

    “等出去,我们再找他们算帐。”方雷道。回望了一眼,发现玲珑、兰京都已经站了起来,看来没有什么大碍了。就是那三名泉族青年,脸色还是苍白的厉害,好像受到过重创。

    伏岳走回,张嘴想要询问,却被伏菱眼色止住,只好忍着气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郝连道友,如果没什么异议,那我们可以开始合作了吧。”伏菱道。

    “只要圣使言而有信,随时可以。”郝连莎道。

    “这请你放心。本使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好。”

    两个人说的事情,方雷进来的晚没有听到,这会儿只能好奇的看看郝连莎,又瞧了瞧青环。

    但青环只是冲他笑笑,什么暗示也没有给他。

    “方兄弟,你们是打算自己去呢,还是跟我一起走?”

    郝连莎的忽然发问让方雷有些意外。尤其是她用的称呼都变了,不称道友改称兄弟了,这可是不常见的。

    他们中除阴海棠和三个泉族青年,不知道郝连莎的来历,其他人都很清楚,所以这一问其实是在征询大家的意见了。

    方雷看看玲珑、兰京,见她们都点了点头,便道:“那就一起吧。反正目的地都是一样的,干嘛再独自上路呢。”

    “好。”郝连莎露出微笑。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伏菱说着起身,迈步就向斗室走去。

    “怎么,不开大船吗?”方雷问。

    “战舰虽然坚利,但想从太古煞炎中穿行还是多有不便。我们徒步前行。”伏菱回道。

    “哦!”

    一个时辰后,龙洞最深处,一个直径约莫里许的深坑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深坑上面已经围满了人。

    方雷与伏菱等一行数十人,还有真仙带领的兰馨等海族众高手,全都到达这里。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深坑。里面充满火红的浆体,咕嘟咕嘟的水泡没有一刻间断过,是一个活动的岩浆池。

    更可怕的是,眼前看到的还只是表象。最为要命的太古煞炎,根本不浮现在外面,而是隐藏在岩浆的深处,四处不停的游动。

    这也是为什么,有冒险进入龙洞而最终止步于此的最主要原因。

    太古煞炎,没有人能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生命演化而来的,因为就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它。据说,凡有见到过它的高手都已经死了。要么被它吞噬,要么被它炼化。死人当然不能开口告诉你,它到底长什么样子。

    但有记载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的描述,就是太古煞炎当归于太阳一脉,为天地间最为至纯至阳属性中一种。

    太古煞炎喜欢火,所以常年呆在岩浆池内。

    有前人大能据此推断,如果有修炼至阳属性功法的人,可以自身元力作为诱饵,尝试捕捉太古煞炎,或者进行驱赶。

    龙域所存的至阳属性功法,当然是首推火。其他像雷电风等等,根本就没有留下很卓越的传承。

    海族有若干小族,也修炼的是至阳属性功法,但要跟方雷相比,实在是拿不出手。

    这也是兰馨力邀方雷进龙洞的主要原因。

    可是现在,真仙和魔界高手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兰馨等人的计划,使得龙洞之行出现变故。

    谁也不知道,这些异域高手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的计划可能要落空了。

    “伏岳道友,你怎么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了?”真仙问。

    “吕昆道友不也一样吗?”伏岳不冷不热的回答。

    真仙吕昆哼了一声,没再吭声,却只是往方雷身上望了一眼,漠然收回目光,转向岩浆池。

    方雷这时才知道真仙的名字,吕昆,就不知道本尊是何种灵兽。

    “你们都跟我下去。”真仙回头冷冰冰的对兰馨等人命令道。

    兰馨、南元大吃一惊。就这样下去,他们还能活着回来吗?

    “没有听到吗?下去!”真仙见没动静,大声喝道。

    “前辈想必不清楚这下面的情况,我们就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兰馨身后一名海族高手倔强说道。

    可是话音刚落,真仙双眼一眨,一道蓝光激射出去,把海族高手罩在里面。

    惨叫声响起,清晰传到每一个人耳中,不到一会儿就湮没在光团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海族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恐惧的望着人已经消失的虚空,全都呆了。

    “你……”南元赤王手指真仙,刚想要喝斥却被兰馨给拉住了。

    “下去!”真仙吕昆喝道。

    兰馨双眼飘忽,无奈下向兰京望去了一眼。

    兰京岂能不知是什么意思,又向方雷投去求援的目光。

    方雷就在对面,对真仙的意图看得非常清楚,望了兰京一眼,忽然道:“我们先下吧。”

    “好。”玲珑也赞同。

    方雷一纵身,向岩浆池跳去。红光一闪,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玲珑、兰京、金荧以及阴海棠四人先后跳下,钻进岩浆池内。

    再然后,郝连莎、青环等人,还有伏菱、伏岳一众魔界高手先后跳下。

    兰馨见状,向南元一递眼色,纷纷跳下岩浆池。

    方雷落入岩浆池的霎那,就感觉脚下一滑,有东西擦着脚底过去了。

    “太古煞炎!”方雷一惊。除了太古煞炎外,他实在想不出在这岩浆池内还有其他生灵。

    可是放眼再去寻找,却哪里还能找得到。

    岩浆中到处赤红一片。以元力结成的护罩,也只是在周身扩出一个丈许方圆的小空间而已。往外看,最远不超过五丈。再要远一些,就只能以灵识进行搜索了。

    身旁接连人影晃动,玲珑、金荧等人相继来到近前。

    “多谢方兄相助。”兰馨搜索到方雷的位置,闪身来到近前道谢。

    “无妨。反正早晚都要下来的。”方雷道。

    “可是这样一来,方兄恐怕要成为太古煞炎的目标了,还请务必小心。”兰馨道。

    方雷皱了皱眉头,道:“这还真是个麻烦。也罢,我正想会会这个生灵,要是自己找上来正好,省了我的功夫了。”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